当前位置:主页 > 期刊影视 >20110331这不是我们要的长照服务法 (新闻稿)

20110331这不是我们要的长照服务法 (新闻稿)

2020-06-04413

这不是我们要的长照服务法

发稿单位:长期照顾推动联盟                     
我国的人口逐年老化,身心障碍人口不断增加,国人长期照顾服务需求与日俱增。行政院长吴敦义100年1月26日主持「社会福利推动委员会」中,指示为建构完善的长期照护制度,长照分三阶段进行,第一阶段持续推动长期照顾十年计画,儘速通过长照服务法,第二阶段建置长期照护服务体系与网络,待服务网络就绪后,第三阶段再推长照保险。

长期照护服务法制定之主要目的是为健全长期照护服务体系之发展,确保服务品质,维护及保障长期照护服务使用者之尊严及权益。然而,从行政院长期照护服务法草案(以下简称长照服务法),我们不难发现行政院版的长照服务法是一部空洞的法,整个法里面只有长照机构与人员的管理及罚则,法条过多空白授权,没有任何承诺。对此,民间长期照顾推动联盟(以下简称长推盟)提出行政院版八大缺失,如下:

一、民众看不到可以得到什幺服务(第八条、第五十三条)

本法中对于长照服务项目之类别定义不一致,分别以服务输送方式、时间及对象定义,不仅概念无法一致,更缺乏周延性。尤其只提到长照机构依居家式、社区式、机构收住等服务方式,却未在母法清楚规範服务内容,严重影响服务使用者权益。其实,老人福利法中第十七至第十九条及身心障碍者权益保障法第五十条中的服务项目,为什幺政府不敢承诺「长照服务」提供什幺服务?

此外,长期照顾服务有80~90%是由家人提供,本法却只在附则中带过,且又空白授权子法订定,忽视家庭照顾者需求。

二、各法规的整合不足

条文中对于目前各法(老人福利法、身心障碍者权益保障法、护理人员法、精神卫生法及退辅条例)间的扞格未处理,未来如何整合?目前上述五法皆有其主管之长照单位及服务人员,行政院版对未来制度法规如何衔接未叙明,仅授权子法订定设立类型及标準,将严重侵犯既有合法立案之老人福利机构、身障机构、护理之家之权利,这些机构以前合法,新法令通过就不合法,对人民的权利影响重大,却空白授权,民间长推盟不能接受如此粗暴的做法。

三、照管机制开放民间评估,政府图利医院财团(第七条)

照管中心之照管专员负有提供个案评估、再评估、核定及初拟照顾计画(包括资源连结)之责,有利于资源的掌控与整合,不应委外开放民间办评估者(除后续的服务计画、服务提供)。尤其未来可能造成医院大玩两手策略,同时提供评估与照顾服务(医院评估;另设立基金会提供服务),一鱼多吃。

四、评估工具无法满足服务使用者需求(第三条)

本法只照顾日常生活活动和使用生活工具失能的人,把身心障碍者需求评估窄化到只有ADL、IADL,容易遗漏某些族群,譬如精神障碍者和失智者,无法满足不同类型身心障碍者长照需求。身心失能者之评估工具应考量依身心障碍者不同的障别,以ICF概念做为参考来评估,不局限以ADL与IADL做为评估工具,发展多元评估工具,期使身心障碍者的长照服务需求能真正评估出来。

五、以医疗为本位规划长照服务法(第九条、第十二条)

条文中明定长照人员应登录于长照机构,并由该机构报所在地主管机关核定后,始得提供长照服务;且限于一处登录,皆是医事人员的管理概念,长照人员之管理登录的目的应在于对人力资源的掌握。

此外,对于长照服务体系的规划更以医疗网的概念出发,甚至对于资源过剩区,限制单位的设立或扩充。事实上,长期照顾不同于急性医疗,不宜以医疗网的跨县市思维提供服务,而是提供在地化、可及性、多元的居家、社区、机构式服务选择,如果服务提供者不愿提供,地方政府应主动提供加以补足。

六、对外籍看护工定位及立场不清(第五十二条)

我国引进外劳提供照顾服务已长达20年,目前人数已超过18万大关。条文中并未叙明训练是否比照本国照顾服务、受训地点、是否在职训练及申请展延许可之外劳是否训练等。照顾是一种具本土文化内涵工作,行政院不应迴避我国长期照顾体系中外劳服务品质、管理及劳动条件处境等问题。

七、长照、医疗与社福体系间的连结机制未规划

本法中未明定未来长照体系与医疗体系、社会福利服务体系间之连结机制,包括连结医院之出院準备、急性后期、呼吸器依赖患者整合性照护、安宁疗护、及其他与慢性病相关之照护服务;以及连结身心障碍福利服务、老人福利服务、住宅福利等,实难有效提供服务使用者连续性与整合性服务。

八、对长照服务品质要求未纳入法条

长久以来,我国长期照护相关机构分属不同法规所规範,各法规标準鬆紧不一,造成机构品质难以掌握,服务使用者无所遵循。长期照顾体系中,服务品质是不可或缺的要项,英国长期照顾服务品质的管理体系甚为健全,订有国家最低标準,所有服务被期待达到其所规範的标準,终结过去健康与社会照顾实务上不同监督作法和混淆的标準,全国照顾服务品质有一套单一标準,让服务品质的提升往前跨进一大步。

综上八大缺失,民间长照推动联盟认为行政院长期照护务法无法满足长照需求的民众,「这不是我们要的长照服务法」。

民间长照推动联盟(简称长推盟)是由一群长期关心长期照顾政策的民间团体所组成:有老人福利推动联盟(115个团体)、残障联盟(163个团体)、智总(42   个团体)、居家服务策略联盟(30个团体)、公平税改联盟、台湾女人连线,………。